斯玛头条

防治荒漠化的主要措施 土地荒漠化的原因及防治措施

日期:2020-01-05 来源:防治荒漠化的主要措施 评论:

[摘要]自然地理条件和气候变异形成荒漠化的过程是缓慢的,人类活动则激发和加速了荒漠化的进程,成为荒漠化的主要原因。人为因素和自然因素综合地作用于脆弱的生态环境,造成植被破坏,荒漠化现象开始出现和发展。一、人为活动人口增长对土地的压力,是土地荒漠化的...……

自然地理条件和气候变异形成荒漠化的过程是缓慢的,人类活动则激发和加速了荒漠化的进程,成为荒漠化的主要原因。人为因素和自然因素综合地作用于脆弱的生态环境,造成植被破坏,荒漠化现象开始出现和发展。

一、人为活动

人口增长对土地的压力,是土地荒漠化的直接原因。干旱土地的过度放牧、粗放经营、盲目垦荒、水资源的不合理利用、过度砍伐森林、不合理开矿等是人类活动加速荒漠化扩展的主要表现。另外,不合理灌溉方式也造成了耕地次生盐渍化。

二、地理环境因素和气候因素

1、(最主要的自然因素)干旱,蒸发量大于降水量,深居内陆,距海远,海洋水汽难以到达。四周高山环绕,有青藏高原阻挡。

2、多大风天气。

3、接近冬季风源地(西伯利亚),地形起伏小,无高山阻挡,使大风长驱直入。

4、植被稀少,植被覆盖率低。

5、土质疏松,多沙漠(此为荒漠化的基础)。

防治荒漠化的主要措施 土地荒漠化的原因及防治措施

然而,彻底解决荒漠化问题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是一个需要我们长期关心的话题,它不应该仅仅在每年的6月17日——“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这天才被我们想起。荒漠化问题离我们并不遥远,它关系牵动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重视环保、热爱自然,我们应该每天都记在心间。

在库布其30年的治沙实践中,亿利集团通过政府政策性支持、企业产业化投资、农牧民市场化参与、技术持续化创新的“四轮驱动”,成功实现了“富起来与绿起来相结合、生态与产业相结合、企业发展与生态治理相结合”的机制,成功实现了“治理—发展—再治理—再发展”的良性循环,形成了“防沙治沙、生态改善、产业发展、民生改善”的互动多赢格局。

库布其模式在中国乃至全球引起强烈反响,众多深受荒漠化影响的国家和地区都强烈呼吁中国分享库布其经验,为世界防治荒漠化提供“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库布其模式到底是什么?它对世界防治荒漠化的借鉴意义有哪些?本文分为上下篇,将试图从库布其模式的形成、内涵、国际影响力与“走出去”的思考等四个方面加以阐述。

一是提出了系统化治沙的理念。30年前刚开始治沙时,虽然也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主要原因还是没有系统化。后来,在政府支持下,逐渐探索、完善了系统化的治沙技术,通过“锁住四周、渗透腹部、以路划区、分而治之”和“南围、北堵、中切”的策略,建设了240多公里防沙锁边林,整体生态移民搬迁,建设大漠腹地保护区,建设规模化、机械化的甘草基地,林草药“三管齐下”,封育、飞播、人工造林“三措并举”,最终形成沙漠绿洲和生态小气候环境。二是创造了一系列世界领先的治沙技术。依靠科技治沙是库布其模式的突出表现。经过多年努力,亿利资源集团研发了沙柳、柠条、杨柴、花棒等1000多种耐寒、耐旱、耐盐碱的植物种子,建成了中国西部最大的沙生灌木及珍稀濒危植物种质资源库,创新了气流法植树、无人机植树、甘草平移栽种等100多项沙漠生态技术成果,开创了豆科植物大混交植物固氮改土等多种沙漠生态工艺包。三是建立了一系列世界先进的示范中心,包括旱地节水现代农业示范中心、生态大数据示范中心、智慧生态光伏示范中心、沙漠生态旅游示范中心,以及与联合国环境署共建的“一带一路”沙漠绿色经济创新中心等。

30年来,中国政府先后出台林权制度的改革政策,颁布了《防沙治沙法》,通过政府企业联动的模式,支持企业和社会力量实施大型治沙工程,发展林沙产业,形成防沙治沙合力,实现生态改善,企业增效、群众增收。党的十九大报告把生态文明的大战略提高到国家战略新高度,提升为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科技部、国家林业局十几年如一日支持沙漠治理。通过库布其论坛推动科技创新交流、汇聚世界治沙新技术,并在库布其支持设立沙漠生态科技中心、创建了中国西北地区最大的种质资源库。内蒙古大力构筑祖国北疆绿色生态安全屏障,坚持以社会化的方式推进沙漠治理,加强政策引导,实施奖补机制,优化资源配置,充分调动企业、群众等各方面力量参与荒漠化治理,实现了防沙治沙主体由国家和集体为主向全社会参与、多元化投资转变。鄂尔多斯市和杭锦旗在发展沙产业、生态移民、禁牧休牧、生态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给予了企业和群众更加具体直接的支持。此外,各级金融部门对于沙漠治理也给予了优惠信贷支持,保证了治沙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2000库布其卫星遥感图 2016年库布其卫星遥感图

1988年,年仅28岁的王文彪被任命为杭锦旗盐厂(亿利资源集团前身)厂长,而该厂位于库布其沙漠腹地。作为厂长,摆在他面前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不让流动的沙丘掩埋工厂。企业生存的压力,使其不得不直面库布其的治沙工作。此后长达近30年的沙漠治理历程由此展开,库布其模式也由此处发轫。

杭锦旗政府对修筑穿沙公路给予了大力支持,集中时间、人力、物力、财力,开展穿沙公路治沙大会战。道路的贯通,打通了沙漠通向外部世界的便捷之路,为后续的区域经济发展和民众生活的改善开辟了一条康庄大道。在修筑穿沙公路过程中,当地的人民群众踊跃参与,政府、企业和民众协同奋斗的力量得到了初步体现。但是,此时的治沙仍然是一项纯投入的公益事业,其本身并没有任何经济产出。

人口增长对土地的压力,是土地荒漠化的直接原因。干旱土地的过度放牧、粗放经营、盲目垦荒、水资源的不合理利用、过度砍伐森林、不合理开矿等是人类活动加速荒漠化扩展的主要表现。另外,不合理灌溉方式也造成了耕地次生盐渍化。

在亿利集团与沙漠生态治理相伴的扶贫过程中,除了提供资金和物资的直接扶贫措施外,更重要的是,探索并产生了若干各具特色的扶贫项目,包括西部沙区的甘草扶贫、河北张北的光伏扶贫、西藏山南地区的整体生态扶贫,以及多地的扩大就业扶贫等。库布其模式所具有的生态产业扶贫特征,可以成为对外援助中的新亮点。(全文有删减)

6、寒流流经减温减湿。

①过度开垦———————调节土地利用结构,退耕还林还草

②过度放牧———————牲畜数量与草场承载力相适应

③过度樵采———————采取综合措施,多途径解决农牧区能源问题(如太阳能等)

④水资源不合理利用———合理利用水资源

人为因素的根本原因:人口增长快,人地矛盾突出。

解决的根本措施: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实行生态移民政策。

荒漠化防治的原则 防治荒漠化

2017年第六届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和《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13次缔约方大会期间,与会代表盛赞中国生态文明理念和建设成就,对库布其治沙实践和库布其模式表示肯定,并表示希望在世界其他地方予以复制推广。

甘草是一种名贵的中药材,具有耐旱、耐寒、耐盐碱的特点,也是固氮植物,能在贫瘠土壤生长,是沙漠治理的先锋植物。上世纪90年代末,亿利集团自主研发了“平移栽培法”开展甘草套种,大大提高了甘草的种植效率和固沙效率。为确保企业和当地农牧民合作的稳定,亿利集团还采用了“公司+基地+农户”的运营模式,即由企业负责种苗供应、技术服务、订单收购“三到户”,农牧民负责提供沙漠土地和种植管护,甘草3年成熟后由企业负责回购,加工成甘草片、甘草良咽、甘草新苷等高科技、高附加值产品。这就是“甘草治沙改土扶贫”商业模式。该模式实现了一举四得(即绿化了沙漠,促进了甘草产业的发展,修复了土地,带动了贫困户脱贫)赚了“六份钱”(即农牧民赚了租赁沙漠、种植甘草和加工甘草的钱,企业赚了土地增值和甘草产品产业化的钱,政府赚了生态改善和人民安居乐业的钱)。

从目前情况来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最迫切希望中国输出库布其经验。

②过度放牧———————牲畜数量与草场承载力相适应

3、接近冬季风源地(西伯利亚),地形起伏小,无高山阻挡,使大风长驱直入。

此外,“一带一路”之中的北亚、中亚、南亚和中东部分国家属发展中国家,财政转移支付能力相对较弱,采用市场化手段治理荒漠荒山的基础条件相对不足,缺乏发展沙漠绿色经济的启动资金。对于这些国家,如果能够通过划拨生态环境援外资金的方式,鼓励更多的中国生态企业“走出去”,成为改善当地生态环境的“启动器”不仅可以改善当地生态环境,塑造中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还将为经济合作和政治互信奠定良好的基础,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随着周边环境的改善,杭锦旗盐厂的经营状况也开始好转,产量不断提高。然而,落后的交通运输条件,开始成为企业发展的主要障碍。盐厂到最近火车站的直线距离大约为65公里,但是由于沙漠阻隔,不得不绕道350公里。运输成本高企,严重影响了企业的效益。在这样的情况下,盐厂向地方政府提出修建一条穿沙公路,总投资约为7000万元。

在当地群众和亿利集团等沙区企业的艰辛努力下,库布其成为世界上唯一被整体治理的沙漠。一是生态资源逐步增长。库布其沙漠治理面积达到900多万亩,沙漠的森林覆盖率由2002年的0.8%增加到2016年的15.7%;植被覆盖度由2002年16.2%增加到2016年的53%。二是区域生态明显改善。库布其沙尘天气明显减少,降雨量显著增多,生物多样性大幅恢复,把沙尘挡在了塞外,把清风还给了京津冀地区。库布其沙漠的沙尘天气由1988年50多次减少到2016年的1次,降雨量由不足100毫米增长到400多毫米,生物多样性增长到530多种。三是沙区经济不断发展。创造出一二三产融合互补的沙漠生态循环经济,在不毛之地上生长出6000多平方公里绿洲,生长出有机味美的水果蔬菜,生长出药性良好的甘草、苁蓉道地药材,生长出几十万个绿色富民的就业岗位,累计带动沙区10.2万名群众彻底摆脱了贫困,贫困人口年均收入从不到400元增长到目前1.4万元。党的十八大以来,直接带动脱贫3.6万人。2014年,库布其沙漠生态治理区被联合国确立为全球沙漠“生态经济示范区”。自2012年至今,亿利集团的沙漠修复面积已超过了过去 25年之和。

荒漠化,如同一柄锋利的达摩克利斯剑,高悬在地球村的每一名村民头上,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全球性环境和社会难题。

此后,随着国家不断在土地和林业方面推出一系列鼓励政策(土地流转、林子“谁种谁有”等),治沙技术的不断进步,产业化治沙的趋势开始初露端倪。治沙不再是一个不敢考虑收益的“公益事业”,而成为可以运营的产业。通过各种形式的土地流转和租赁经营,亿利集团与当地农牧民开始建立起长期的合作关系;政府、企业与当地农牧民间也开始围绕治沙产业探索新型的扶贫模式;特别是在这一阶段后期,引进了甘草等颇具经济价值的治沙物种,更易形成商业化链条,成为亿利集团产业化治沙的初始产业。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thmzxx.com 斯玛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