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玛头条

荒漠化防治的原则 鄂尔多斯是这么做的

日期:2020-01-05 来源:荒漠化防治的原则 评论:

[摘要]今天(6月17日)是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今年我国将这一纪念日的主题定为“防治土地荒漠化推动绿色发展”。荒漠化被称为“地球的癌症”,是影响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全球重大生态问题。我国是世界上荒漠化土地面积较大、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不过,近年来...……

今天(6月17日)是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今年我国将这一纪念日的主题定为“防治土地荒漠化推动绿色发展”。

荒漠化被称为“地球的癌症”,是影响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全球重大生态问题。我国是世界上荒漠化土地面积较大、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不过,近年来,我国国土绿化和防沙治沙工程不断推进,实现了从“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

荒漠化是全球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也是最为严重的世界性生态问题,影响着全球2/3的国家和1/5的人口。1977年,联合国召开世界荒漠化问题会议,提出了全球防治荒漠化的行动纲领。1994年12月第49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决定从1995年起把每年的6月17日定为“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2019年6月17日是第二十五个“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让我们共同关注荒漠化治理,携手践行生态文明,科学防沙、管沙、用沙,共建和谐家园。

根据中国荒漠化和沙化状况公报,截至目前,全国荒漠化土地总面积261.16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27.20%;全国沙化土地总面积172.12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17.93%。其中,内蒙古自治区荒漠化土地总面积60.92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51.50%;沙化土地总面积为40.78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34.48%。

鄂尔多斯市荒漠化土地总面积7.89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90.76%;全市沙化土地总面积5.40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62.15%。全市具有明显沙化趋势的土地面积为1.15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13.28%。境内有库布其沙漠和毛乌素沙地,分别占国土总面积的16.22%和36.58%。

多年来,鄂尔多斯市坚持“因地制宜、突出重点、分类施策、分区治理”的原则,采取生物措施与工程措施相结合,重点防治与区域防治相结合,宜林则林、宜草则草,广泛应用滴灌、渗灌、保水剂、大坑整地、坐水栽植、容器苗造林、打孔深栽造林、低压水冲造林、机械化造林等先进实用技术,通过人工造林、飞播造林、封山(沙)育林、工程固沙等多种措施持续推进荒漠化治理。

几十年持之以恒换来今天鄂尔多斯荒漠化治理成效。库布其沙漠通过采取“锁边”、“切隔”、“点缀”的治理模式,建成了乔、灌、草与带、网、片相结合的绿色防风固沙体系,治理率达到25%。全国第五次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结果与第四次相比,5年间库布其沙漠流动沙丘面积减少了49万亩,重度和极重度沙化土地面积减少了114.7万亩,植被盖度大于60%的面积增加了155.38万亩,沙漠扩展趋势得到有效控制,实现了由“沙逼人退”到“绿进沙退”。

毛乌素沙地坚持“保护与建设并重”、“增绿与提质并行”,通过乔灌草结合治沙,封滩封沙育草,积极发展家庭林场、牧场,建设饲草料基地,建成以农田草牧场防护为中心的防风固沙林体系,治理率达到70%。全国第五次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结果与第四次相比,5年间毛乌素沙地流动沙丘面积减少了435.8万亩,重度和极重度沙化土地面积减少了628.2万亩,植被盖度大于60%的面积增加了269.92万亩,沙害基本消失,农牧民生产生活条件得到极大改善。

荒漠化防治的原则 鄂尔多斯是这么做的

甘草是一种名贵的中药材,具有耐旱、耐寒、耐盐碱的特点,也是固氮植物,能在贫瘠土壤生长,是沙漠治理的先锋植物。上世纪90年代末,亿利集团自主研发了“平移栽培法”开展甘草套种,大大提高了甘草的种植效率和固沙效率。为确保企业和当地农牧民合作的稳定,亿利集团还采用了“公司+基地+农户”的运营模式,即由企业负责种苗供应、技术服务、订单收购“三到户”,农牧民负责提供沙漠土地和种植管护,甘草3年成熟后由企业负责回购,加工成甘草片、甘草良咽、甘草新苷等高科技、高附加值产品。这就是“甘草治沙改土扶贫”商业模式。该模式实现了一举四得(即绿化了沙漠,促进了甘草产业的发展,修复了土地,带动了贫困户脱贫)赚了“六份钱”(即农牧民赚了租赁沙漠、种植甘草和加工甘草的钱,企业赚了土地增值和甘草产品产业化的钱,政府赚了生态改善和人民安居乐业的钱)。

企业通过租地到户、包种到户、用工到户的模式,调动起了当地几万农牧民的积极性,使这些农牧民成为库布其治沙事业最广泛的参与者、最坚定的支持者和最大的受益者。通过参与治沙,十多万沙区农牧民实现脱贫。一是通过出租土地,实现了从农牧民到“地主”的转变。3000多名农牧民把151万亩荒弃沙漠转租给亿利资源集团,人均收入16.6万元。另有93万亩农牧民承包的沙漠入股亿利,按固定比例分红。二是通过积极参与治沙产业,实现了从农牧民到产业工人的转变。亿利集团精心细分产业环节,精心设计贫困户参与方式,千万百计为贫困人口创造参与产业发展的机会。仅在沙漠治理中,就先后组建 232 个治沙民工联队,5820人成为生态建设工人,人均年收入达 3.6万元。三是通过参与沙漠旅游服务业,实现了从农牧民到小企业主的转变。沙漠旅游是沙漠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沙漠旅游的日益红火,近1500户农牧民发展起家庭旅馆、餐饮、民族手工业、沙漠越野等服务业,户均年收入10 万多元,人均超过3万元。500多户农牧民实行标准化养殖和规模化种植,人均收入超过2万元。

记者从26日在贵阳召开的《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第二次主席团会议上获此信息。

作为一种防治荒漠化的模式,按照公共产品理论,其治理环境和改善基础设施的服务供给方应该主要是政府。但是库布其模式从一开始就与市场化力量紧密相关,其最初的源起,直接驱动力是为了解决企业的生存问题。

人为因素的根本原因:人口增长快,人地矛盾突出。

当时盐厂的效益并不好,并不具备大规模治理沙漠的能力。但是,王文彪还是决定建立常规的沙漠治理团队和稳定的投入机制:发起了一个27人组成的林业工作队,并从每吨盐的利润中拿出5元钱(当时每吨盐的利润为10多元)作为治沙基金。解决了治沙的团队和资金问题,开始打造防护体系,建立厂区的防护林,并对周边地区的流动沙丘进行固定。

中国于2013年正式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之后,沿线国家不断掀起合作热潮,尤其是在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五通”方面,不断探索出互利共赢的国际合作新模式。在经济合作一马当先的前提下,其他方面合作的重要性也逐渐凸显。维护“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可持续发展,一定要处理好经济发展与文化融合、社会责任以及生态友好的关系。

库布其沙漠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境内,是中国第七大沙漠,总面积1.86万平方公里,是距离北京最近的沙漠,曾是京津冀地区三大风沙源之一。30年前,库布其风沙肆虐,缺水,无电,无路,缺乏基础设施。农牧民在沙漠里靠着一点沙生植物,艰辛游牧,生活极端贫困。

【摘要】30 年来,在中国各级政府、沙区群众和亿利资源集团等企业的共同努力下,库布其成为世界上唯一被整体治理的沙漠,不仅生态资源逐步增长,区域生态明显改善,沙区经济不断发展,而且成功创建了政府政策性支持、企业产业化投资、农牧民市场化参与、技术持续化创新“四轮驱动”的库布其模式。库布其模式不仅在国内获得认可,同时受到被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荒漠化是全球性问题,需要中国与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库布其的模式和经验如何通过“一带一路”等国际机制走出去,为全球创造更多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履行中国国际责任、彰显大国形象,成为摆在库布其生态建设者们面前的又一课题。

地球荒漠化是指包括气候异变和人类活动在内的种种因素造成的干旱地区的土地退化,它对人类的生存构成严重威胁。1994年12月,第49届联合国大会正式通过决议,决定从1995年起将每年的6月17日定为“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1996年12月,《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正式生效,为世界各国和各地区制定防治荒漠化纲要提供了依据。

鄂尔多斯市防沙治沙工程管理中心宣

来源:央视新闻、鄂尔多斯日报

编辑:千爽

校审:白洁、李欢倪

荒漠化防治的原则 防治荒漠化

而对于“一带一路”地区经济相对发达、政府转移支付能力较强、人民生活相对富裕的地区,如中东、欧洲部分国家,我们可以考虑用市场化的手段,按照库布其的模式,在充分调研当地自然与经济社会发展的情况下,通过种植沙生绿色植物、发展沙漠绿色产业,迅速的扩大生态修复规模、建立绿色经济系统,通过“基金+技术”的方式,把先进的生态修复和环保技术与当地的实际情况相结合,同时实现“国家得生态”“当地得民生”和“企业得效益”,实现治沙、生态、产业、民生四轮驱动,平衡发展。

库布其沙漠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境内,是中国第七大沙漠,总面积1.86万平方公里,是距离北京最近的沙漠,曾是京津冀地区三大风沙源之一。30年前,库布其风沙肆虐,缺水,无电,无路,缺乏基础设施。农牧民在沙漠里靠着一点沙生植物,艰辛游牧,生活极端贫困。

(二)中国对外援建资金应加大生态建设项目比重,可以考虑加大援外资金对库布其模式“走出去”的支持力度,为“一带一路”沿线创造更多的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

据商务部资料显示,在过去的60多年,中国向166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近4000亿人民币(约合630亿美元)的援助 ,其中三分之一的援助款项是在过去5年中提供的,这表明中国近几年援助规模的迅速增长。中国的对外援助主要侧重于经济和社会的基础建设,占总量的70%以上。虽然近年对环境领域的援助重视程度和投入都在逐步增加,但项目数量和资金额所占比重依然较低。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中国援助遵循以受援国需求为主导的原则,而对于有些发展中国家而言,当前的经济发展需求显得更为急迫,在向中国提交的合作意向单中,多数为经济和社会基础设施项目,生态环境保护的项目往往不能列为优先选项。

库布其模式“走出去”的地区,都是“一带一路”沿线受荒漠化影响严重地区。在这些地方搞援建,不仅要解决富起来的问题,还要解决绿起来的问题;不仅要解决生存问题,还要解决生态问题。从目前我国扶贫工作,包括库布其近30年治沙产业扶贫实践来看,只有产业扶贫才能变输血为造血,铺就长远致富路;只有既富起来又绿起来,才能协调解决生态、生存问题。产业扶贫,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课题。发展特色产业是提高贫困地区自我发展能力的根本举措,也是拔掉“穷根”,变输血式扶贫为造血式扶贫的必由之路。

此外,“一带一路”之中的北亚、中亚、南亚和中东部分国家属发展中国家,财政转移支付能力相对较弱,采用市场化手段治理荒漠荒山的基础条件相对不足,缺乏发展沙漠绿色经济的启动资金。对于这些国家,如果能够通过划拨生态环境援外资金的方式,鼓励更多的中国生态企业“走出去”,成为改善当地生态环境的“启动器”不仅可以改善当地生态环境,塑造中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还将为经济合作和政治互信奠定良好的基础,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三)充分发挥库布其生态产业扶贫综合优势,将对外援建与减贫工作结合,既要绿起来又要富起来,变输血式为造血式,提高援建地区社会自我发展能力,帮助解决根本问题。

今天的中国已经把生态文明放在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中国共产党十九大报告指出: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是中国的基本国策,“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中国必须树立和践行的基本理念。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2011年8月22日,在埃塞俄比亚边境小镇多洛阿多的科贝难民营,一对索马里难民母子迎着沙尘走向营地。新华社记者金立旺摄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thmzxx.com 斯玛头条 版权所有